3

日本秋行雜議(之一)

日本一向是香港人的旅遊熱點,内地近年的「日本遊」也見興旺。但此刻談我九月的日本行卻有些尴尬。 

NO.
01 去或不去 
現實中岸田政府在台海問題上攪局及排放核污水,牽動了國人歷史上的國恨家仇,還有對自身安全的擔憂。日本八月第一次往福島海面排放核污水以來,内地民眾主動退出了日本旅遊團,香港旅行社的日本遊也較前沉寂。這可謂是上述情绪的體現。 
我有位受過高等教育的朋友得知我日本遊的打算後,告訴我:其長輩於南京大屠殺中遇難。對日本政府拒绝就侵華及系列行為認錯道歉,她十分反感,决心這輩子不買日貨,也不去日本旅遊,免得日本政府用賺來的錢製造武器對付中國。
我謝了她的坦率。她的認知代表了部分國人。 

我這次日本行,初心是為錯誤或說是愚蠢的日元投資挽回損失。考慮去或不去時,我願意把問題一碼歸一碼,反對眉毛鬍子一把抓,上升到民族大義去議論。如同眼下「華為」產品被炒得燙手,但不能簡而言之說,用「華為」手機的就是爱國,用「蘋果」的就是賣國。 
日本自由行纯是個人財務安排的决定。 

這也是女兒為我慶生的一項活動。她早按供職公司规定於去年申請了大假,並提前考慮了機票、酒店。臨時改變計劃對年輕人心理是一次挫傷。
易位思考後,「去」的決心添了幾分。 

對岸田政府單方面排放核污水的操作,我們有過顧慮糾結,故行走路線避開了核污染風險較高的北海道和東面福島海域,定點靠西的本州地區即大阪京都一帶。這樣心理上覺得安全一些。 

如此自我開導後,日本自由行的理由便似乎成立了。 

NO.02 旅遊資源 
以前去過日本幾次,包括這次去的大阪京都,也是舊地重遊。日本地震海嘯等自然災難接二連三,但同時也造就了她嫵媚多姿的山水旅遊資源。其無處不在的寺院、神舍建築和文化形式,見出中國歷史的影響。這也是旅遊文化的優質資源。

京都「金閣寺」

「寺」用以拜祭佛祖。佛教曾在千多年前日本奈良時代盛行,後由盛而衰,如今許多「寺」已無佛教活動,成了展現日本庭園文化的現場。如宇治的「平等院」,京都的「金閣寺」。 

京都八坂神舍

「神舍」則是先人的墓地及用以祭祀紀念的場地,由家族、團體甚至國家奉資主理,有鞠躬、默哀、擊掌等儀式規定。如稻荷的千本鳥居神舍,京都的八坂神舍。

堅田的滿月寺(又名浮御閣)

「寺」與「神舍」的來歴發展往往可牵出與中國文化相關的往事。日本鐵道上的每一站,幾乎都開發出了一個甚至若干個旅遊景點,並配足以較完備的觀光指示、文化故事叙述及交通設施,見出有關部門推動旅遊業的努力。

稻荷神舍

二十年前到京都,尋找女作家紫式部的故居,資料較少,頗費周折。

紫式部被傳是公元1000年左右平安時期的宫女,受過中國文學的深切影響,後寫成反映宫廷生活的長篇小說《源氏物語》,書中寫到落難公子與京都地區貴族女子的各款愛情。
 

《源氏物語》

女作家身世神秘,「紫式部」只是後人安於其身的姓名,多年前我們第一次到京都,她在旅遊文化中還寂寂無聲。 
   
這次到京都地區,見到鐵路沿線車站都打出了「紫式部」和「源氏物語」的字樣。以出綠茶聞名的宇治,2003年12月在宇治河畔安放了紫式部的半身石像,石像旁的英文說明提到《源氏物語》最後十帖(章)内容與宇治有關。 

紫式部的半身石像

由此及彼,我們推斷各車站有關文字是在宣傅該地點舆《源氏物語》某帖的關係。
日本的旅遊文案把游山玩水舆探究文化連成一線,是吸引人们多次探訪的原因。
 
這也成了日本旅遊資源的特色之一。 

NO.03 周恩來與日本
共和國的開國總理周恩來因人格魅力深受幾代中國人、日本華僑及日本各界的尊崇。 
周總理19歲時,自天津南開中學畢業,曾到日本東京學習日文,歷時一年半。東渡日本前,他揮筆留下豪邁詩句:「大江歌罷掉頭東,邃密群科濟世窮。面壁十年圖破壁,難酬蹈海亦英雄。」 
在周總理主持國務院工作的1972年,中國與日本結束了冷戰,正式建交。在這之前的六十年代,由中國最高層决定邀請500名日本青年、23個青年團體,到中國參觀訪問,與中國青年聯歡,目的是希望中日一代一代友好下去。 

周總理具體執行和指導了這項計劃。 
周總理逝世後,日本各界為緬懷他對中日友好的貢獻,特意在京都西北面嵐山的龜山公園建立了「周恩來詩碑」。碑石正面鎸刻着他在日本留學期間所寫的《雨中嵐山》。詩文表達了青年周恩來追求真理的憂思:雨中二次遊嵐山,两岸蒼松,夾着幾株櫻。到盡處,突見一山高,流出泉水綠如許,繞石照人。潚潚雨,霧濛濃,一線陽光穿雲出,愈見嬌妍。人間的萬物真理,愈求愈模糊。模糊中偶然見着一點光明,真愈覺嬌妍。 

周恩來總理詩碑

碑詩是其時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廖承志的筆迹。他和他的家族與日本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我們在嵐山尋到了這座詩文碑。時值黄昏,途遇四、五組中國遊客,心情都是為到詩碑前表達一份敬意。碑石深入路邊约五、六米,幾棵大樹繞立,詩碑石未經打磨,粗礪中見質樸、肅然。
周總理的詩碑曾被人潑油,該是懷着卑鄙目的的蓄意破壞。 
我在大學教書時,有一名向我學習粤語的學生對中國懷着友好的感情。她是日本京都女子大學的教師。她和她先生都參加過中日青年聯歡。
在今天中日關係陷入緊張時再遊日本,在周總理詩碑前忽然想會她一面,聽聽她對中日現狀的真實看法。可惜她的名片已丢失,雖近在咫尺,卻無法聯繫。
想起中國第一代領導人為中日友好付出的心血及如今的中日關係,不禁唏噓。 
(敬請留意後續) 

 

 

(圖片來源於作者和網絡)
本文由作者授權《獨家》首發
如需轉載請聯繫小編




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